中文  |  English
咨询:800-8202-57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工业设计上海大卫逊公司要说的是,指甲盖大小的记忆玻璃就能够存储一座图书馆的信息,馈赠给几亿、几十亿年之后的人类。这可能使未来的社会失去一个职业——考古学家,但会催生另一个职业——“古电脑学家”。因为这些指甲盖大小的图书馆所藏的内容,必须借助我们现在使用的电脑才能阅读、观看。经过如此漫长的沧海桑田、宇宙变幻,很难说未来的人类还会保留现在这些阅读工具。连我们自己都懒得去阅读十年、二十年前的所谓电脑文件,更早早把那时的电脑扔到不知哪个垃圾场、哪个废品收购站,又不知回收用来做了什么,更何况上亿年之后的人呢?我们以今人之心,度亿年后人之腹,估计那时只有“古电脑学家”才能读懂“指甲盖”文献,以及大量保存的网络信息,普通百姓恐怕难有问津。

不过,工业设计上海大卫逊觉得还有一种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。那就是把信息写在石头上,恐怕将来还有普通人收藏、玩一玩、看一看。至少我们现在还有兴趣看一看5000年以前甚至史前人类刻在石头上的岩画——虽然粗犷、古朴,却是先民们给后人展示的当时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场景。岩画遍及世界五大洲150多个国家和地区,包括中国。岩画中的各种图像构成了文字发明以前原始人类最早的“文献”。

文字发明以后,人类将信息记录在动物的骨头上,形成甲骨文。我们现在还能够读到距今3400—3100年前的甲骨文文献。现在使用的汉字由甲骨文演变而来,我们能够借助词典阅读甲骨文,甚至有人模仿甲骨文的用笔、结构等练习书法。

甲骨文是镌刻或写在龟甲和兽骨上的文字。有趣的是,龟甲和兽骨的化学成分和分子结构与人体骨骼相同,都是羟基磷灰石。人类的活动常与事故和疾病相伴。为修复人体因各种事故、病损(骨肿瘤切除)、脱落(牙齿)所造成的骨缺损,近20年来全世界有大量科学家投入研究,人工合成、修饰、加工羟基磷灰石,期望能解除伤者和患者的痛苦。由于天然骨的羟基磷灰石有特殊的纳米结构,科学家需要合成纳米级羟基磷灰石。在此基础上,才能仿生制备有活性的人工骨,帮助骨骼迅速恢复健康。

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的科学家朱英杰教授,在用水热法探索廉价、快速、大量合成羟基磷灰石的研究中,偶然发现得到的纳米羟基磷灰石又细又长。当时朱英杰教授就产生一个大胆的设想,可否合成大量又长又细(保持纳米级直径)的纳米线,像纸浆纤维那样做成大片纸张呢?这样医生可以剪取任意大小、任意形状的纸片,任意叠加厚度,方便轻松地修补奇形怪状的骨缺损,也许可以就此解决羟基磷灰石临床应用的最后一道难题。

于是朱英杰教授调整配方,辅以超声波控制合成过程,终于合成长纳米线,制造出羟基磷灰石纸。这种纸又白又软,可折叠,不含任何有机成分,只是石头本质(羟基磷灰石嘛),耐腐蚀,零污染。尤为奇特的是它不怕火,1000℃以上的火焰烧烤,上面书写的文字也不会消失——这不是人类书写的最好载体吗!

人类自从有书籍以来,记录在书籍里的文明有多少次葬身于火海!远的如秦始皇焚书坑儒(竹简写成的书),近的如1932年日本帝国主义进犯上海,焚毁了商务印书馆当时号称东亚第一的图书馆,全部46万册藏书,以及价值连城的善本孤本图书从此绝迹人寰。用纸做成书来承载文明,实在太脆弱了。朱英杰教授希望自己不经意间发明的新书写载体,从此保全人类文明免于火灾,至少可用于需要永久保存的档案。

不过,这种羟基磷灰石纸与人体细胞的“关系”不太好,细胞不太愿意待在纸上繁衍生息,为主人连接骨头修复损伤。这让朱教授颇感沮丧。不过,他的成果已经令全世界为之轰动,在发明了与甲骨成分和结构相同的新型书写载体的成就面前,小小沮丧又何妨?

要给后世,比如3000年后的人类,留下今人辉煌的文明,恐怕还是把信息书写于现代甲骨——柔软、耐火、永远洁白的羟基磷灰石纸上更好,这样每一位普通人不用借助“古电脑”即可浏览、阅读、思考。

上页:上海产品设计带你走进古老偏好的复活木材世界
下页:大卫逊上海工业设计观点分享:懂工业设计的人不多




公司动态


行业新闻


产品资讯